手机客户端
微信公众号

业绩低迷,TCL恐难以实现李东生曾经的豪言壮语

|
罗晨
2019-12-02 10:25
0条评论 有140人参与
[摘要] 不久当当李国庆和俞渝之间的互撕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甚至有人分析起了这种夫妻店经营模式存在的弊端。当然,李国庆和俞渝的事儿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反响,和当当的互联网属性以及当事人的高调有关。

不久当当李国庆和俞渝之间的互撕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甚至有人分析起了这种夫妻店经营模式存在的弊端。当然,李国庆和俞渝的事儿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反响,和当当的互联网属性以及当事人的高调有关。

而在家电行业,有一家企业也算得上是夫妻店模式,只不过相比李国庆和俞渝的当当,这对夫妻店低调很多,这就是李东生和魏雪的TCL。与李国庆和俞渝相比,这对夫妻不是原配,TCL也没那么当当那么火,虽然二则在很多方面都不同,但结果似乎都不是令人满意的。

决策失误业绩翻身困难

1996年,李国庆和俞渝认识三个月后闪婚,共同创立当当,如今当当虽火,但夫妻二人已分道扬镳。十一年后的2005年,李东生迎来了第二任妻子,但当时的他是喜忧参半。喜自不必说,忧的是这一年的日子不太好过,因为当年TCL亏损了14.5亿。要说起这十几亿亏损的源头,就不得不提及当时的国际化并购。

TCL虽然很早就开始了对国际化的探索,但业界印象最深的还是2004年的两宗跨国收购:1月份并购了汤姆逊彩电业务,8月并购了阿尔卡特手机业务。当时的中国企业尤其是以家电为主的企业,还在对国际化进行探索的阶段,在没摸清国际市场前谁也不敢轻易出手,TCL大胆的做法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李东生坦言,当时收购法国汤姆逊着实有点蛇吞象的感觉,但为了弥补在欧美市场上的空白,硬着头皮也得上,李东生后来还入选了“CCTV 2004中国经济年度人物”。而并购阿尔卡特手机获得的专利,为TCL通讯业务后来的国际化也提供了不少帮助。显然,当时的TCL自认为这种做法很有前瞻性,然而这种美好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此前法国汤姆逊公司的优势在于CRT(阴极射线管)技术,但随着液晶平板电视的发展,CRT被市场无情淘汰,相当于李东生花钱买了个“冤大头”的头衔。而与阿尔卡特组建的合资公司,其海外渠道为TCL手机业务带来了不小帮助,但随着智能手机逐渐取代功能机,加上小米、华为等一众手机厂商的出海,TCL手机业务在海外市场节节败退。

李东生力排众议发起的两宗并购案初衷是好的,自己在技术方面不强,花钱从别人那里卖技术也是一种办法,但他没想到的是,技术是一家企业的核心竞争力,真正尖端的技术,别人怎么会舍得卖出去呢?

有资料显示,对于当初的这两项并购,摩根士丹利做为TCL的投资顾问,曾对并购持中性看法,而咨询顾问波士顿更是直接反对并购,认为应该仔细分析市场的走势和消费需求的变化,老的公司和技术过时的公司不值得并购。

海外并购很失败。2005年,TCL集团亏损14.5亿;2006年亏损增到19.3亿,其中欧洲区彩电业务亏损25.96亿;2007年TCL戴上了“ST”帽子。同年,《福布斯》杂志评选中国非国有上市公司最差老板名单,李东生名列第六。

夫妻店模式引内部员工不满

如果将十几年前在国际化道路上的“横冲直撞”归咎于对海外市场的认识不清,或许还可以理解,毕竟当时的TCL也算得上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,但在国内市场,甚至公司内部,李东生的认识好像也是不够清晰。

以手机业务为例,虽然在2003年以94.5亿元的销售额刷新纪录,但据一份资料显示,时任TCL集团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戴刚透露,当年TCL手机的返修率高达40%。如此高的返修率说明什么?一味追求营销,对产品质量的把控不过关,随后几年手机业务的衰败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此外在员工眼中,李东生有一些令人不服的的地方。如在和前妻离婚后,李东生娶了一家公关公司的董事总经理魏雪。据透露,这家公关公司一直是为TCL做公关,包括广告投放。而令人疑惑的是,李东生一边强调企业不能有裙带关系,一边又把TCL的公关和广告业务交给他老婆的公司,甚至让对方的公司在深圳的TCL大厦里办公,带头把TCL变成了‘夫妻店’”。

资料显示,魏雪曾就读于日本上智大学经济系企业管理专业,后赴美国杨伯翰大学攻读公共关系专业,1997年创办中国普乐普公共关系顾问有限公司(普乐普中国),并任总裁,现任TCL集团副总裁一职,分管TCL集团品牌管理中心工作与企业社会责任创新中心工作等,同时还担任TCL品牌管理委员会副主任、TCL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、TCL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等职务。

不仅如此,在TCL内部,李东生十分强调“执行力”,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任务,只要结果,终于过程如何无需关心。同时“以人为本”的企业文化理念也不强,一个明显的例子是,此前TCL内部往返深圳和惠州的班车对员工都是免费的,但后来突然收起了40块钱的票价。这种做法,对于起早贪黑为公司奋斗的员工而言,的确有点不厚道。

不过李东生心里还是感到着急,于是便通过一系列运作,将TCL集团旗下的资产进行了一番左右手倒腾。

业务重组提振效应不明显

去年12月份,TCL集团公布了一份重组方案,知名度更高但前景并不广阔的彩电和手机等个人消费电子产业,从上市公司TCL集团的资产中将剥离出去,整体作价47.6亿元,出售给由李东生和其他TCL高管控制的TCL控股。尽管当时受到不少股民的反对:“明眼人一看便知,想贱卖TCL资产为小团队和己所有,我们股东坚决反对”……

但市场的反应再激烈,也未能阻挡李东生的步伐,重组的决心还是像2004年发起两大国际并购案时一样果断。经过今年1月份临时股东大会的审议,重组方案以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表决权的95%以上、占出席会议中小投资者所持表决权的92%以上获股东大会通过。

当时,李东生还曾明确表示,将考虑对2019年的业绩增长进行自愿性承诺,若达不到业绩整张的目标,核心团队的工作人员就拿不到奖金。显然,李东生的这一承诺是想增加投资人对TCL重组后的信心,也是想借此对员工进行施压。

但是,从最近披露的业绩情况来看,TCL集团重组过后,依然问题重重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TCL集团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为588.18亿元,同比下滑28.4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.03亿元,同比下滑68.44%。

营收和扣非净利润都出现大幅度下滑,这样的业绩表现不得不两人担忧。更为怪异的是,其重组后保留在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TCL华星,在实现营收245.6亿元,同比增长 28.4%的情况下,净利润却仅为13.0亿元,同比下滑28.7%。且TCL华星的这一现象早在半年报中就有所体现。

从客观的角度来看,TCL华星增收不增利的现象,可以归咎于面板产业产能过剩、面板价格下降,但若从自身找原因,难道不是因为技术薄弱,产品品质不高导致市场竞争力低下所致?

曾几何时,TCL还是一代人心中国产家电的代表,那时也是李东生正意气风发的时候。而今天的TCL,更像是一个缠着小脚的老太太般蹒跚前行,即使重组令其轻装上阵,但很多问题并不能靠随便砍掉几个业务线就可以解决。2019年马上进入倒计时,不知李东生忙活一年下来,对现在的TCL是否满意。

扫描二维码关注家电圈网微信公众号
随时随地了解最新家电行业资讯动态

相关阅读
推荐视频
推荐阅读

三星冰箱怎么样?正中年轻人审美品味让人耳目一新

三星冰箱质量如何?科技造就卓越硬核实力

入门级不同5.1声道音响系统

Sodasoda气泡水机详解

网购奥普浴霸 安装擅自加价

第二季度全球手机销量排行出炉

热评文章
1 借助外力,奇帅集团启动“精细化管理”大
2 内外兼修,美的冰箱引领行业发展风向标
3 工信部举办“两化”融合成果展在京召开
4 富士康中报亏逾2亿美元 员工数量持续减
5 美的电蒸锅 为都市白领赶跑“懒惰小怪
6 荣事达壁挂RO一体净水机璀璨上市
网站地图 隐私保护 欢迎投稿 交换链接 联系我们 我要帮助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家电网 家电动态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》皖ICP备11009992号

Copyright 2010 - 2019 合肥翰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

服务热线:0551-63830309